逍遥无忧

这里是个日常欢快撒狗粮的微信语C群,目前急缺人手,已有皮:杰克,园丁,医生,佣兵,空军,盲女,小丑,应艾玛要求,急求厂长,欢迎大家来玩,扫图中二维码加园丁

占TAG抱歉

想问问有没有人知道关于修真聊天群的苏文,什么都可以,长一点的。

浮生之遇

emmm文好少啊,我献丑一下
“哈啊~早啊亚梦。”
“早,小兰。”
亚梦正在对着镜子梳头,然后用皮筋绑住了头发,镜子里的少女面貌清秀,双眼灵动而充满活力,身材明显发育了起来。
日奈森亚梦,今年15岁,初三,马上进入高中,小学所处的圣夜被一位富商改成了私立学院,收费很贵,教育良好,圣夜原有的学生免费在这里上到毕业,值得一提的是,空海也回来了。就因如此,守护者变成了守梦者,与学院的学生会联合起来保护孩子的心灵之蛋。司先生已经回到了未来。
现在一直,没有发现有学生有守护甜心,所以守梦者只有他们几个,还有一个偶尔来帮忙的歌呗。
三年前的誓言早已被望却,亚梦与唯世之间的心动只是两人当初对对方的憧憬,亚梦等待着几斗,唯世等待着他的真命天女。
三年不长,三年不短,三年却足以改变一群人。
“小兰,形象改造。”
亚梦家里没人了,两年前,纺和翠因工作调动要移居法国,问亚梦愿不愿意一起走。
亚梦拒绝了。
她在等人。
纺和翠没有强求,很放心大女儿,每周固定一个电话,每月固定往卡里打钱,亚梦每月的钱大部分省了下来,现在的她也算是小半个富婆了。
她没吃早饭。
亚梦不想吃早饭,没人做了,她也懒得做,她每天早上去学校太早,不想叫醒小丝,心疼。
好友们知道后也劝过她,时间长了也就随她去了。
直到那一天。
她终于挺不住了,在上体育课是毫无征兆的倒下。
那是几斗走后的第一年,亚梦被查出得了低血糖和严重的贫血。
看,几斗,我差点儿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。
“阿晨醒啦,包里有小鱼干,记得吃一点。”
阿晨是那天之后出现在她床上的蛋,很快就出来了,是一只粉白的小猫娘。
阿晨,阿夜。
看啊几斗,你不心疼我吗?我差点让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。
今天依旧是早早到了学校,推开教室的门,却发现教室里已经有人了。
有人比她来的更早。
少女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正低头写东西,她旁边是她的位置。虽然现在的位置是随便做的,但自己突然有个同桌还是有点不习惯。
光线打在少女的侧脸上,为他的金发镀上了一层金。
少女让她感觉很奇怪。
长得很奇怪。
不顺眼。
同类。
她们是同类!
亚梦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“你好,初次见面,我叫日奈森亚梦,今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“初次见面,我是长野玉忧,新转来这里的留学生,今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然后两人各干各的,谁也不说话。
两位好生厉害小生佩服。
渐渐的,校门口喧闹了起来,玉忧看了一眼窗外,站起来对着亚梦点点头说:“日奈森同学,我现在要去老师的办公室了,待会儿见。”
“待会儿见。”玉忧走到教室门口,刚想拉开门,亚梦悠悠的说了一句“玉忧,如果你不介意,可以叫我亚梦。”玉忧僵了一下然后她回过头来露出一个极浅的笑,走了出去。
“好......”
亚梦无声地勾了勾唇角,方块从包里飞了出来,落在了亚梦肩上,“亚梦将对那个孩子很感兴趣?”
亚梦笑了:“啊,我们,是同类呢。”说起来,小兰她们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,亚梦眸色沉了下去。
方块荡着脚,轻轻皱了皱眉说:“亚梦酱,那个孩子身上有很强的能量,比我和小荧,小闪身上的能量要强得多。”
“比你们的还强啊……”
“是的,比我们这些'光'还强。”
“呵,这样才好玩嘛。”
“我们身体里不知名的能量越发不稳定了。”
“有危害吗?”
“不,可它在提升我们能量的同时也在消磨我们的意识,不过对我没效果。我可以帮小兰她们稳固意识。”
“那就去做吧,这样才好玩啊。”
“是啊,这样,才好玩呢。”
  “又是亚梦同学......”
“是啊。”
“哎哎,听说了吗?有两个学生要转来咱们班。”
“哎是吗?”
“亚梦!”金卷发的少女扑过来紧紧抱住亚梦,亚梦无奈地摸了摸璃茉的脑袋,“璃茉乖啦。”
“亚梦,今天要一起去可心宝和茗之都吗?”
“好啊,正好向大家介绍一个朋友。”
“唬......”璃茉不爽,然后被凪彦拉走了。
“女王大人乖乖回来吧。”
“唬......”好不爽哦。
亚梦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腹黑和傲娇,腹黑攻和傲娇受,黑瞎子和解雨臣?
???
这都什么鬼?
亚梦都无力吐槽自己了。
哎不过这么想几斗和唯世到挺配的。
空凪,几唯,呗梦,茉弥,茉梦?
不对不对,我到底在想什么啊!!!
“哗啦。”门被拉开,依旧是迷糊的二阶堂。
“同学们好啊。”二阶堂把怀里的书放在讲台上,他这次倒没摔。
“今天有两位同学转到了我们班,一位是董事会决定,与国外的一所学校展开了交换生活动,一位同学转到了我们班,另一位同学是转校生,大家欢迎。”
下面的学生立刻讨论了起来,接着两名少女走了进来,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“大家好,我叫山本金雪是从圣耀学院转来的学生,今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。”酒红长发金瞳的少女温柔的微笑着。
“长野玉忧,交换留学生。”黑发金瞳的少女面无表情。
“美女......”“和亚梦同学......”
“撒,长野同学,山本同学,随便选一个位置坐吧。”
“好的老师。”山本金雪咬了咬下唇露出一个楚楚可怜的神色。
同类,又一个同类!
亚梦眯起眼睛,冷冷地看着作秀的山本金雪。
“啊呀,对不起。”在走过唯世身边时,装作不小心碰掉了他的文具盒,手忙脚乱地蹲下收拾,唯世弯下腰来“没事。”
然后两人的手碰到了一起,山本金雪咬着下唇,红了脸,抬起头来看着唯世的眼睛。
边里唯世愣了一下,然后温柔的微笑着:“可以请你坐我身边吗?”
“唉?可以吗?”山本金雪愣了一下,然后笑了,“谢谢你哦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边里唯世温柔的对她说,一双眼睛粘在她身上再也转不开了。
玉忧厌恶地看了两人一眼,走到亚梦身边,“亚梦同学,可以坐在你这里吗?”
亚梦微微一笑,把椅子往前挪了挪,“当然可以。”
“唬......”璃茉身后仿佛燃起了熊熊火焰,恶狠狠地盯着玉忧,一旁的凪彦在不停地安抚。
二阶堂无奈地看着他们周围奇怪的修罗场,身为老师,他不禁想长叹一声:
诸君,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行吗?没事儿干嘛非得早恋啊!